網紅兒童頻被模仿專家建議嚴禁未成年人擔任主播

“我們家孩子的理想生活,就是長大以后和幾個好兄弟合租一套公寓,白天看視頻,晚上打游戲,點外賣、收快遞。”家住北京市朝陽區望京的王女士無奈地說,她兒子小楊今年上初二,其“理想生活”源於他關注的一名同齡“網紅”主播。

“這些‘網紅’主播給孩子們一種錯覺。實際上,哪有什麼不勞而獲的生活!”王女士說。

近年來,隨著直播、短視頻平台快速發展,一些未成年人加入了網上直播的隊伍,他們中有的直播玩網絡游戲,有的表演才藝,有的和成年人出演情景劇,有的甚至靠賣乖扮丑吸引粉絲,其中一些人成了擁有粉絲超百萬的“網紅兒童”。

如何看待這一現象?多位法學專家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時指出,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規定,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擔任主播上線直播或炒作“網紅兒童”,都屬於違法違規行為,應當對這一現象加大整治力度,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王女士告訴記者,小楊初次接觸手機上網是在小學五年級。當時,王女士為了讓兒子學英語,就在自己的手機上下載了一款小程序,讓他每天打卡。

讓王女士猝不及防的是,小楊迅速迷戀上網絡直播——有時,王女士忙起來就沒有及時收回手機,小楊不知怎麼就刷到了手機裡的短視頻和網絡游戲直播,並很快沉浸其中。

今年5月,記者曾與王女士共同參加一場活動,小楊也在現場。記者注意到,在活動間隙,小楊迫不及待地從王女士手裡搶過手機開始刷游戲直播。

7月23日下午,在接受記者採訪過程中,王女士在手機上點開一個直播回放視頻給記者看。視頻裡,一臉稚嫩的主播正在邊打游戲邊解說,言語興奮,其中還摻雜一些臟話。王女士告訴記者,這些和小楊同齡的網絡主播平時還會發一些吃喝玩樂的視頻,給小楊傳遞的信息就是:生活就是打打游戲,吃喝玩樂。

記者在某網絡平台搜索直播回放視頻看到,未成年人直播、“網紅兒童”直播視頻比比皆是:一名十幾歲的女孩唱英文歌曲,視頻觀看量達1360萬次,點贊超過100萬次﹔一名11歲的“網紅兒童”直播自己的日常生活,她媽媽出鏡說孩子在學校裡被同學罵成“垃圾”,視頻觀看量達24.6萬次。

更有甚者,有的視頻中,未成年人穿著奇裝異服、說著討巧的話、做出不符合自己年齡的動作。這些視頻被大量點播或轉發。

針對此類現象,中央網信辦近日啟動“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網絡環境整治”專項行動,聚焦解決7類網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問題,其中第一項便是直播、短視頻平台涉未成年人問題。

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網絡法治藍皮書》主編支振鋒說,互聯網時代,由於接觸互聯網的門檻和成本大幅降低,加上直播、短視頻平台快速發展,未成年人直播、拍短視頻現象日益普遍,存在“網紅兒童”直播炫富拜金、奢靡享樂等現象,給觸網未成年人價值觀造成巨大沖擊。

“未成年人是國家的未來,由於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發育不夠成熟,社會經驗不夠豐富,所以應該予以其最大化保護。”支振鋒說,中央網信辦依法整治“網紅兒童”直播,嚴禁16歲以下未成年人出鏡直播,旨在給觸網未成年人筑起一道“籬笆”,防止他們受到網絡侵害,給他們提供更高水平的法治保護。

如3年多前的“14歲未成年孕媽”事件。在某網絡平台,有網友發布多名未成年女性晒自己懷孕的視頻截圖,其中一名主播自稱其隻有14歲,“還有62天寶寶就出生了”。事件隨即引發公眾熱議。經網友舉報,網絡平台刪除了相關內容。

但隨后幾年間,未成年人的身影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各大視頻、直播平台,擁有百萬、上千萬粉絲的“網紅兒童”不在少數。

2020年四五月份,一名時年13歲的黑龍江男孩在某網絡平台注冊賬號之后,發布了大量模仿老師的視頻,吸引了眾多網友圍觀,很快擁有百萬粉絲。同年8月,一名時年3歲的小女孩在直播中被其父母投喂過量的食物,導致其體重增長到70斤,此事引發廣泛關注后,直播賬號被平台查封。

未成年人直播,有的以才藝表演為名,實則是賣丑﹔有的開設美顏直播、宣稱能賺大錢,一系列嘩眾取寵的行為引發社會各界對未成年人權益保障的擔憂。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指出,我國的未成年人觸網率高且年齡越來越小,網絡對未成年人的危害不容忽視。

《2020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我國未成年網民達到1.83億人。超過三分之一的小學生在學齡前就開始使用互聯網,且呈逐年上升趨勢,隨著數字時代發展,孩子們首次觸網的年齡越來越小。

在鄭寧看來,由於一些“網紅兒童”比成年人更具有“吸金”能力,一些家長把未成年人當成掙錢工具,讓孩子按照寫好的腳本表演,制造高萌假象,過度透支他們的體力精力,或者泄露孩子的個人信息,甚至讓孩子干違法的事情“博眼球”,給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極大傷害,也會影響學業。

直播、短視頻平台涉未成年人問題日益嚴重,國家監管與立法規范隨之提上日程。

2019年10月1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布的《兒童個人信息網絡保護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正式施行。這是我國第一部專門針對兒童的網絡保護規范。

《規定》明確,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不得制作、復制、發布含“可能引發未成年人模仿不安全行為和違反社會公德行為、誘導未成年人不良嗜好等”違法信息。

2020年11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關於加強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其中特別規定,平台須通過實名驗証、人臉識別、人工審核等措施,確保實名制落到實處,封禁未成年用戶的打賞功能。

今年6月1日起實施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更是明確規定,“網絡直播服務提供者不得為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提供網絡直播發布者賬號注冊服務”。

同日,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直播)分會發布《網絡表演(直播)行業保護未成年人行動倡議》。其中,超50家平台承諾,不為未滿16歲未成年人提供網絡直播服務。

7月23日以來,記者多次登錄多家知名網絡直播平台瀏覽發現,平台已進行相關限制,未能看到明確標注為未成年人的直播視頻。

如淘寶網,多個童裝、兒童玩具店鋪的直播中均未出現未成年人的身影。記者隨機點開某一場直播后看到,左下角第一時間彈出消息提醒:“歡迎來到直播間!淘寶直播嚴禁未成年人開播﹔禁止主播誘導未成年人消費﹔直播間嚴禁出現違法違規、低俗色情等內容,如有發現請及時舉報。”

但是,在某些短視頻平台上,仍存在炒作“網紅兒童”現象。例如,某平台上有一個主打“龍鳳胎”的短視頻,視頻發布賬號有1419.3萬粉絲,發布的短視頻累計獲贊1.9億次。記者瀏覽發現,所謂的“龍鳳胎”其實都是女孩。此賬號被平台認証為人氣視頻創作者,在個人簡介中直接給出合作微信號,並標明“商務號,粉絲禁添加”。

在這些短視頻平台上,記者隨機檢索和借助平台推薦等方式,共找到17個主打未成年人短視頻的賬號,其中粉絲量最多的有2342.8萬人。

部分短視頻博主會在短視頻中植入廣告產品。比如,某平台一個“網紅兒童”賬號,粉絲521.2萬人,個人簡介中顯示其年齡為10歲。其置頂的一條作品發布於7月17日,內容是小孩游泳結束后從泳池裡上來,母親獎勵他一顆某品牌的糖。截至7月27日,這條短視頻已經獲贊1.5萬次。

支振鋒認為,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的修訂、《兒童個人信息網絡保護規定》和《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的制定,為中央網信辦啟動專項行動查處炒作“網紅兒童”行為提供了充分的依據,也給保護未成年人不受網絡侵害提供了法治保障。

支振鋒建議,盡快出台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將“嚴禁未成年人擔任主播上線直播”等條款納入其中,使法律規定更為明確和具體。

鄭寧則建議,盡快落實法律及相關規定,明確網絡服務平台須切實履行的主體責任﹔監管部門須加強監管力度,對違法行為進行嚴厲打擊,公布典型案例作為警示﹔學校須加強對家長和學生的教育,提高他們的法律素養和網絡素養﹔行業協會須完善自律機制,通過網絡主播“黑名單”加強治理。

人民網北京8月2日電(趙竹青)中國信通院官方微信發布消息稱,今天上午出現的行程卡查詢無法使用問題,已經全面解決。 近日,全國多地出現本土確診病例,行程卡查詢量短時間內不斷急劇增加,遠遠超過系統設計承載能力,導致行程卡查詢服務受到影響﹔在此期間,用戶通過短信方式查詢行程信息。…

人民網北京8月2日電(王仁宏)據生態環境部消息,6月份,生態環境部派出11個專業組和30個常規組,持續開展重點區域空氣質量改善監督幫扶工作。為發揮警示作用,切實推動問題整改,生態環境部現公開一批典型環境問題。…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